诗歌勾陈(二)
2018-05-09 09:12:13
  • 0
  • 2
  • 3
  • 0

《七色》七首

心事浩茫

-----看余梅的小说《七色》,引起内心共鸣,诗意绵绵不绝,流淌而出......


《吊死鬼儿》


吊死鬼儿

荡起秋千

不知命运为何物


忽一日

爬出了襁褓

紧紧抱着

通天的树干


纵起

青翠欲滴的身和心

自由的蠕动

开始了生命的

流浪


《鸦》


天上撒下一把

撕碎的

黑色信件


留一片

送给诗人

秃头的哲学家

给你一个无言的解释

用洒脱

包裹着颓废、散漫和空落


《鹦鹉》


你用两面的眼睛

看两面的世界

两相重叠的景象

那不是人所知道的


玩物的主人

在你眼里

说不定被你玩了

至于人话

不学也罢


《蚜虫吃了瓜叶菊》


有了几天孤芳自赏的青春

旋即枯萎

原来你

悄悄喂养了一群

别人的孩子

一个个鲜活而肥嫩


其实不必难过和惊异

她的翠绿的生命

已经移入

蚜虫晶莹的身体

生命不息

是天意


即使有一天

这些孩子不免沦丧

定会有

一群美丽的灵魂

在天空起舞


《蚂蚁的心情》


你说

蚂蚁跟在蚜虫的身后

敲打虫的屁股

蚜虫就会挤出  一大滴

树蜜

(这是蚂蚁最爱吃的)


同你一样

我想象的出

饱餐在即的蚂蚁

那灿烂的心情

那灿烂

使世界生辉


我还听说

蚂蚁是上帝的力士

它能推动

重过自身百倍的物体


假如这神力

给了人类

那么

他们和她们的合力

可以推动地球了


《道在屎尿》


楠的肚子疼了

夹紧屁股

等待

进入一片自由的天地


快绝望时

“轰隆”一声抽水声

楠  终于踏实的

蹲在了蹲位


肚子渐渐空乏

自由与舒畅

是那样地现实与显而易见

安全惬意

如同洞中的一只老鼠


走出厕所

有些轻飘的快感

脚下一滑

楠结实的摔下

一个鼓包在头顶耸起

单纯的疼痛

使楠流泪


快乐和泪水

都那么真实

真实的滑过楠的心

同样的猝不及防


这大不雅的经历

过后

楠当悟出

道在屎尿


《弹琴与跳舞》


钢琴家的手指

是舞蹈家

当它们跳起癫狂轻奇的舞蹈时

楠就痴迷


楠很情愿

赤裸的身子

化作了钢琴家的钢琴

不,

是舞蹈家的舞伴儿


挺起柔韧的腰

或者  舒展的腹部

遍体鳞伤

燃烧着

去做手指的舞伴儿


楠最想的

还是那根

最完美的  无名指

听到了吗?

天堂的音乐

在伴奏



----此诗组写于一九九四年三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